<span id='wni70'></span>
      <i id='wni70'><div id='wni70'><ins id='wni70'></ins></div></i>

    1. <tr id='wni70'><strong id='wni70'></strong><small id='wni70'></small><button id='wni70'></button><li id='wni70'><noscript id='wni70'><big id='wni70'></big><dt id='wni70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wni70'><table id='wni70'><blockquote id='wni70'><tbody id='wni70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wni70'></u><kbd id='wni70'><kbd id='wni70'></kbd></kbd>

      <i id='wni70'></i>
      <dl id='wni70'></dl>
      <fieldset id='wni70'></fieldset><acronym id='wni70'><em id='wni70'></em><td id='wni70'><div id='wni70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wni70'><big id='wni70'><big id='wni70'></big><legend id='wni70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1. <ins id='wni70'></ins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wni70'><strong id='wni70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如日中天卻突然隕落,隻紅不到5年,可惜瞭這位世紀末美少年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5

            今天要說的是柏原崇  。很多人認識柏原崇  ,估計是從巖井俊二的電影《情書》開始的  ,這是他進入演藝圈的第二部作品  。電影中有一幕  ,他飾演的藤井樹靠在窗邊的墻面上看書  ,清風從窗口襲來  ,白色的窗簾輕輕翻動 ,陽光灑在他身側  ,像大片的錦緞  。他低垂的眉眼  ,沉寂又美好  。

            柏原崇會出道  ,是因為親戚拿瞭他的一張照片去參加Junonsuperboy的海選  ,沒想到進瞭復賽  ,他卻不想去參加 ,他媽媽說路上有傢很好吃的拉面  ,他才出門  ,他吃瞭拉面又耍賴不上臺  ,他媽媽以10萬日元哄他上臺  ,沒想到拿瞭冠軍  。他演藝圈生涯的前幾年  ,還是順風順水的 。1995年因參演《情書》獲得瞭第19屆日本電影金像獎新人演員獎  。1996年1月  ,拍校園成長劇《白流線》  ,他在劇中回頭的一幕  ,也堪稱經典  。4月份出演料理劇《將太的壽司》 ,10月份是讓他在亞洲爆紅的《一吻定情》  。

            《一吻定情》這二十幾年拍瞭很多版本  ,他的那一版卻依舊是很多人心目中的白月光  。他在劇中從裡至外地完美詮釋瞭什麼叫入江直樹式的冷漠  。他大多數時候都面無表情  ,對女主更是實力嫌棄  ,可是偶爾又會露出少有的寵溺  。比如他時不時就會罵女主的那一句“笨蛋”  ,表情雖然傲嬌得要命 ,卻又讓人覺得有一絲絲的甜蜜  。

            這部劇在日本的收視率並不好  ,隻好早早收尾 ,結局倉促潦草  ,稱得上槽點多多  。然而  ,它卻在臺灣爆紅瞭  ,一年內重播瞭六遍  ,引發萬千少女的追捧  ,臺灣媒體也因此稱呼柏原崇為“世紀末最後的美少年”  。

            2000年他和畑野浩子因戲生情  ,開始交往  。這也是他演藝生涯轉折的起點 。畑野浩子是經紀公司burning旗下的藝人  ,她被burning旗下K-dash公司的高層看上  ,想要潛規則 ,她不願意  ,不顧經紀公司的反對 ,堅持要和柏原崇交往  。而柏原崇這邊也是如此  。畑野浩子最先受到雪藏 ,接著是柏原崇的事業也受到影響  。先是他正在拍的《永遠兩個人》裡的角色遭到替換 ,後被經紀公司對外宣稱他患有“肩頸腕綜合癥” ,需要住院治療 ,減少工作量 。

            雖然外界壓力重重  ,柏原崇和畑野浩子還是在2004年結婚瞭  。婚後原先的K-dash公司的高層並沒有放過他  ,依舊繼續打壓  ,很長的一段時間  ,柏原崇隻能在公司裡領基本的月薪  ,在影視劇裡也隻能出演一些小配角 。在這種前途渺茫的時候 ,他又被爆出醜聞  ,他開車外出的時候  ,遇到瞭一個在馬路中央洗車的男人  ,他勸說對方不應該在馬路中央洗車 ,對方沒理他  ,他直接給人額頭一拳  。之後他雖承包瞭所有的醫藥費 ,剃發謝罪  ,但還是引發瞭很嚴重的負面影響  。經紀公司也正好順著K-dash公司高層的意 ,徹底將他雪藏瞭  。

            之後他再也接不到什麼重要的角色  ,而他的婚姻也僅僅維持瞭兩年就破裂  。他曾經不顧一切的對愛情的執著  ,真摯動人  ,卻也因此毀瞭他  。

            他上一次出現在中國觀眾的視野裡 ,還是在2013年版的《一吻定情》裡客串瞭一位醫生  。他和新一版的入江直樹站在一起 ,觀眾不得不感嘆 ,歲月真的是把殺豬刀 。他面容消瘦  ,蓄著小胡子  ,頭發還是當年的長度 ,卻更顯他整個人的滄桑頹廢 。那一年他還上瞭深圳衛視的《年代秀》  ,整個人站在舞臺上顯得有些畏縮 ,再也沒有年少時令人怦然心動的氣息  。也是那一年  ,他開瞭微博  ,卻很久才會發一次動態 。

            他曾像一顆最亮的星冉冉升起  ,卻又像一根火柴悄無聲息地熄滅 。現今人們一盤點起那些讓人可惜不已的明星  ,總是少不瞭他 。他身上那種幹凈和冷漠並存的氣質  ,太讓人印象深刻 。